就算有了光刻机,华为和小米还是会缺货

显卡,买不到,PS5,买不到(www.gangzhao.net)。

甚至连电动爹都买不到。

上面这些东西,全都需要芯片,恰巧现在地球上,最缺的就是芯片。

都他么怪电子货币。

最近有个消息,让基哥非常兴奋。

那就是荷兰那家卖光刻机的ASML,跟中芯国际签了一份12亿美元的购买单。

这总值12亿美元到底能买些什么东西。

按最贵1.2亿美元的光刻机来算,也能买十台,除了EUV光刻机,中芯国际几乎可以买到其他所有型号的光刻机,包括DUV(深紫外)光刻机。

反正对于我国的芯片制造业来说,也算是一个好消息。

但是买到光刻机,不代表我国的芯片制造就可以摆脱掉国外技术搞自研了。

即使我们可以不用美国的技术,但是依然逃不掉下面这家公司的毒手。

一家来自岛国的调味料公司,味之素。

为了让全体人类尝到海的味道,日本人真是下了大功夫。

啊呸,放错图了。

味精这种东西就是出自这家岛国食品制造商之手。

但是这个味精跟芯片有什么关系吗?难道芯片舔起来会有一种咸味?

基哥马上回家挖出那块祖传的奔腾4,冒着烫伤舌头的风险也要舔一下。

Leo:基哥你都这么大的人了,能不能成熟点......

好吧,其实不是这样的,基哥翻了一下味之素的文档。

原来他们在制作味精的时候,会生成出一种副产物,而这种产物拥有极强的绝缘性。

于是他们就创造出了一种热固性薄膜,并把名字简单粗暴命名为——味之素堆积膜。

但一直到ABF诞生二十几年之后,才被英特尔(对,又是牙膏厂)拿去做CPU的绝缘材料。

当然了,别以为牙膏厂这么高瞻远瞩,当初味之素的人去找他们的时候,英特尔是以为他们是来推销味精的,把他们打发到了食堂。

众所周知,CPU是沙子,不,是硅材料打造出来的。

味之素的这层ABF薄膜只存在于CPU核心下面的绿色电路板里面,用于分层隔离绝缘。

要舔的话,基哥建议买颗11900K,这才是牙膏厂CPU的正确食用方法。

有日本网友也意识到了,为什么次世代游戏机这么难买,为什么显卡这么难买,都是因为味之素的ABF薄膜供应瓶颈。

咳咳,原本呢,味之素的客户,只有AMD和英特尔两家分一下。

但是这几年芯片高速发展,基哥随便恰个手指一算、什么英伟达、高通、苹果、三星甚至是华为。

只要做芯片,都逃不掉这一层ABF用来做半导体绝缘。

所以说,数字货币只是主谋,味之素的ABF供应瓶颈,才是芯片短缺的帮凶。

眼见这个芯片市场越来越火,味之素也坐不住了,他们把增长迅猛的ABF薄膜列为未来5年的重点事业来发展。

连做味精的都不老实了。

那能有什么办法呢?谁让人家是行业内近乎垄断的存在。

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们国家无疑走在前列的,然而基哥觉得,我们国家虽然吃了移动互联网的大头,但是真正的核心层面依然没有碰到。

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别人的脚步?基哥看很难,不是说长他人志气,例如下面这个消息,就真的让基哥感到失望。

最近有新闻说,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烂尾遣散员工。

这家成立于2017年的半导体企业,当初还重金挖来了台积电的前任COO蒋尚义和工程师。

还喊出“以芯报国”的口号。

不知道是不口号喊得响的通常没啥本事。

作为台积电的前COO,蒋尚义还是厉害的,向ASML买来了一台光刻机,摆出一副真的要造芯的样子。

但是最后这台光刻机还没用过就被抵押出去了。

看到这样的弘芯,基哥猜测蒋尚义怕英名尽丧,没呆多久就离职。

个中缘由基哥也不去挖了,但是像弘芯这种口号喊得响,钱也拿了很多,最后却没弄出来哪怕一颗沙子。

反观日本味之素一张小小的ABF薄膜,就能掐住整条产业链,哪怕是芯片制造大佬的台积电、英特尔,都要看它脸色。

而且世界上许多顶尖的材料,依然只有日本国内才能生产出来。

很多人说日本这几十年吃老本,停滞不前,但是人家吃老本就可以闷声发大财。

还是祖上太阔了。

这些日本企业,不需要融资,不需要上新闻头条,甚至很多人只看到造芯片的是苹果三星华为台积电,却无人知道这家味之素。

但芯片行业内,却谁都绕不开这包味精。

主营产品:铝合金钎焊式翅片热交换油冷却器,联轴器,DC翅片式水冷却器全紫铜管折流式水冷